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伤感文章

依然花季

依然花季

  破瓜年华,花季年华,我依然忘不了。难忘的情感在脑海中燃烧,真的好想再享受一次那灿烂的十六岁,很想那个帅气多金的追求者,不知如今的他是否还是单身,更不知他是否早已忘了我。

  那时,少年时,不经意的收获爱情的种子,做梦都没有想到一个如此帅气的男孩子会喜欢“土气”的只知道学习的自己。我问他:“你究竟喜欢我什么?”他说:“我就喜欢你的与众不同,你的衣着很朴素端庄,虽然读的是技校,但每天学习很认真,不混日子······我想追求你。”

  那么,我答应他了吗?答案当然是否定的。因为我的目的是读书,少男少女承担不起这么费心劳神的情感,学生时代的人们需要大把的孤独时间去做题、阅读,谈恋爱那是成年人的事。懵懂的情意只能埋在心里,说出来就如一阵风,到头来还是一场空。

  偷偷的想着他,也是一件无比甜蜜的事情。我是一个立志成为外交官的商务英语专业的高职生,他是一个要继承父业的工美系的服装设计专业的高职生,志不同道不合,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,注定是只有过程没有结果。两个高职生是没有未来的,都还太年轻的学生,不应当沉迷于男男女女。

  这是我学生时代最美好的记忆和回忆了,他的微笑,他的发光的双眼,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没有他,我不会过分美化我的十六岁,没有他,我还要那十六岁的花季干什么!他,就是我的一支歌,一手为我量身定做的无声的歌、无言的歌;他,就是我的一个梦,一个尘封多年的编制的旧梦。慢慢地想,细细地尝,但愿来生,我还能遇见他,可以与之比翼双飞。

  说不清,为何遇见他?就在我最美好的花季,可我还是一个单纯的女孩,一个只知道不耽误学习的女孩。现在,我依然是一个处在花季心态的女孩,学不会斗,学不会心计,更学不会使坏······也许,这就是我的宿命,我这一生中将与少女情怀有染,注定走不出只开一季的十六岁的世界,明明知道我这朵花他不会来采了,可我还是痴痴地等待,等待我与他还会再有相见的一天,不是吗?

 南京增高医院 南京测骨龄医院 南京增高医院 南京增高中心  

南京康仁医院地址

面瘫后遗症的治疗

面瘫后遗症会传染吗

抑郁症的前兆表现

神经分裂症的危害有哪些?

多项举措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

雪夜的意外相遇

诉却缱绻,心怀若许